外頭的太陽高掛在晴朗的天上,空中的鳥兒像是要躲避耀眼的陽光及柏油所散發出來的熱氣般,紛紛飛進可遮蔽風雨的窗外走廊,用小嘴悠閒地整理著羽毛。
 
現在是大二升大三的暑假。
 
而我,全圓佑、
難得有這麼長的假期,身邊的朋友全都出國玩了,每天打開社群網站,有日本、德國、瑞士……等,多到我覺得我可以去寫一本旅遊書。
只不過我並沒有那麼做、
很悲催地,我必須在書桌前打報告
 
都是金珉奎那個損友,在我們早上起床的時候突然說什麼要和女朋友出去逛街,所以就這麼把我一個人丟在宿舍,自己早早就出門了。
一想到這,我望著眼前的筆電深深地歎了口氣
沒辦法,這就是交朋友的代價
當初要不是金珉奎都差點跪下來求我幫忙追克拉,搞不好現在和她一起逛街的人就會是我了,我可是傳說中的校草全圓佑啊!
 
正當我沉浸在過往回憶的同時,手上的電話突然響起,刺耳的鈴聲充斥在屋子裡的每個角落
螢幕上顯示著金珉奎的名字,這傢伙該不會是要來和我炫耀什麼約會過程吧?
於是我故意等了一陣子後才把電話接起,但我沒想到,裡頭傳來的,卻是克拉的聲音......
 
「圓佑啊......你趕快來醫院好不好?珉奎他......」克拉話都還沒講完,電話那頭傳來的,只剩她啜泣著的哭聲,以及自己的沉默......
 
由於這個市鎮只有一家醫院,因此我很快地就在急診室門口發現了正在等我、淚流滿面的克拉。
「金珉奎人呢?他是不是欺負你啊?」我將她的淚光拭去,那麼漂亮的眼睛可不適合哭泣啊......
只見她搖了搖頭並拉住我的手,轉身穿過醫院裡的人潮,帶我來到一間門牌上寫著「加護病房」的白色房間外,打開門要我進去。
 
厚重的房門被打開的那剎那,儘管在看到門上頭那四個字時心裡早有了個底,但在看到金珉奎和四周一樣蒼白的臉龐,依舊令人嚇了一大跳。
「他......他怎麼了?」明明昨天人還好好的,為什麼現在卻又毫無生氣地躺在床上呢?
「珉奎他......在我們挑你的生日禮物時,突然說他胸悶,而且覺得頭很暈,還一直冒冷汗......我才剛要去扶他,他就倒地不起了。」克拉的眼神充滿了悲傷,不對,更正確而言是絕望的空洞。
「醫生說是突發性心臟病,現在還在昏迷當中。」
 
「嗶—嗶—」心電圖機在金珉奎的身旁,本還有些許晃動的,但卻突然在克拉話一落下後,變成了一直線。
我整個人傻住了,看著醫護人員衝了進來,我只好帶克拉到外頭坐著,並安慰眼淚直落的她,告訴她金珉奎會好起來的
吶,你會好起來的,對吧?
不會就這樣拋棄她的,對吧?
 
「不好意思,我們已經盡力搶救了。」醫師拉下口罩,丟下這句話便走了
只留我和克拉兩個人站在病房外,看著金珉奎被蓋上白布......
 
克拉在那之後什麼都沒有說,就連在金珉奎的葬禮上,也沒有掉任何一滴淚。
「哭到最後,早就已經麻木了,因為不管怎麼樣,他始終不會再醒來了,不是嗎?」克拉硬是扯起嘴角,雙眼悲傷地對著我說:
「我仍然在哭泣,你看不到是因為它只在心裡流淌著。」
 
剛開始,我為了安慰她、想逗她開心,因此每天都跑到她家,帶著她最喜歡的食物,陪她聊整晚的天
這些日子多到我都懷疑她是不是喜歡上我了。
喝高濃度的威士忌早已變成常態,克拉雖然表面上不哭,但整個人像影集裡頭那行屍走肉的殭屍般,對這個世界感到了絕望。
 
每次到她房間時,總會看見那張被相框保留地很完整、一塵不染的相片,那是高三畢旅時,全班在海灘一起拍的大合照。
「為什麼不要放你們兩個人的獨照呢?」
這天我們喝完酒後,我像之前一樣招了計程車陪她回家,並將她放在床上,任由她睡去,而自己就站在床邊,看著書桌上的照片喃喃自語著。
 
靜默了很久,我輕輕地嘆了口氣
果然......我還是沒機會,對吧?
但就在我準備走出房門離開時,她卻突然開口了。
「因為那天,是我第一次知道,當你喜歡的人同時也喜歡你,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。」克拉睜開雙眼,若有所思的盯著天花板,彷彿正將當時的畫面重複放映。
「他那時候還說,這三年來,他一直等著我的告白,沒想到一等,就等了好久。」她幸福地笑了起來,咯咯的笑聲迴盪在房間裡。
但過沒幾分鐘,卻又漸漸地變成抽泣......
 
壓抑已久的情緒終究還是潰堤了。
 
「接下來,就讓我陪著你,好嗎?」我默默地走回她身旁並將她抱在懷裡,任由她從啜泣變成嚎啕大哭
畢竟,我也只能以這種方式來陪她了
 
在克拉大哭一場的那個晚上後,一切生活彷彿回到從前,她不再無精打采,反而自動自發地打掃起房間,並將所有和金珉奎有關的事物都收進一個大紙箱,塵封在衣櫃的下層深處。
我們像事先約定好般,誰也沒有再提「金珉奎」這三個字
我們,像一般人一樣生活著。
偶爾約出去吃個飯,看個電影,或許在他人眼裡我們看起來像是關係親密的好友,甚至是情侶,但我清楚地明白,在她心底,他還是一直存在著。
而我,連在克拉心中佔有一點地位都有困難的人,根本無法像金珉奎一樣在她心中留下無法抹去的記憶,根本就沒資格去關心她
根本,就不可能成為可以讓她依靠的一個人
 
但我還是很喜歡她,喜歡到,不想再看到她為他難過
儘管她並沒有表現出來
 
『克拉,你準備好了嗎?』我坐在車子裡頭,向她傳了封訊息並等待她上車,好讓她可以快點到達那個地方
那個,金珉奎沉睡的地方
但不知為什麼,她今天的動作卻特別慢
 
有點擔心的我趕緊跑上樓,按著電鈴希望她能開門。
還好,在兩秒後,沉重的大門被她打開,她也沒說什麼,只是向後退了一步,讓我得以進去
一踏進她家,我就知道事情不太對勁
那個被膠帶捆得緊緊的紙箱再度被翻了出來,裡頭的東西散落在房間的各個角落,就連那之前被她視為珍寶的相片也被丟到地上,相框破碎不堪。
 
「你......怎麼了?」我小心翼翼地開口,深怕等等她拿把刀衝出來砍我
「沒事,只是有點累了。」克拉邊打開窗戶和紗窗邊回答我,但就是沒有轉過身來
但光是開窗戶這動作,就足以讓我感到恐懼
 
「你,不要做傻事,知道嗎?」我試著將她身後的窗戶拉上,但無奈又被克拉打了開來,而且她還爬到陽台上
「對不起,我知道你是認真的對我好,我也不是沒有考慮過你......但是......我還是放不下他,更不能浪費你對我的好」克拉低下頭,眼裡閃著淚光
 
此時的我才真正地明白、
在她的心裡,我就真的只是個朋友而已,很好的朋友。
她的嘴角微微勾起,像當時在房間裡,想到了她和金珉奎的回憶一般,幸福的笑著
 
然後,轉過頭,在我伸出手抓住她前,墜落
 
就像天使一般回身一轉,她的身體就像一隻翅膀殘缺的蝴蝶,在羽化時沒能順利起飛,只能望向下方的路面,任由地心引力讓自己毫無保留地碰撞到地板上。
儘管外觀和還沒跳下去的她一模一樣,但後腦勺漸漸冒出於柏油路的血漿,不僅沾滿了她曾經亮麗的秀髮,也宣告了她和金珉奎能以在另一個世界重逢。
 
我又再度不知該如何反應,這次不是在醫院,而是在我眼前,最愛的女人就在我眼前,消失了
心碎的聲音就像是氣球被扎破,然後留下殘缺的碎片,在腦海之中縈繞不去
就這麼站在窗前不知過了多久,才意識到必須打電話叫救護車,我趕緊用手機播出號碼,向救護人員說明地址後,獨自一人下樓。
 
我靜靜地坐在克拉身旁,像當時不想吵醒她一般看著她的模樣
「我想走進你的世界給你一份溫心,但無論我如何努力,卻總無法跨入那扇門......或許現在也只能祝福,妳和金珉奎,在天堂要幸福啊......」
 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新月 的頭像
新月

新月的胡言亂語基地

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